加里·斯奈德获得第十四届“诗歌与人-国际诗歌奖”受奖词
2021-11-09 16:25:26
  • 0
  • 0
  • 43


我们的行为、饮食、话语、写作和翻译,决定我们是谁,为什么活着,怎么活着。我们是自然,这个简单的事实经常被遗忘,忽略, 压制。当我们的世界越来越工业化,诗歌让我们清醒,让我们尊重荒野,尊重简单而优雅的生活。
简单而优雅地活着,听起来容易,但需要勇气,自律和坚持。
诗可以帮助我们, 因为诗的本质就是简单和优雅。它以最简单最优雅的方式,组合生命。
————摘自加里.施耐德受奖词

2021年6月6日,第十四届“诗歌与人·国际诗歌奖”在线上颁奖,今年91岁的美国诗人加里·斯奈德(Gary Snyder, 1930- 获奖并致受奖词。加里·斯奈德是享誉世界的桂冠诗人,曾学习日语和中国文学,与东方文化有着不解的缘分。斯奈德学习中国禅宗,把中国的寒山、白居易、王维、陆游等经典诗人翻译到美国,影响深远。我也曾经写过一首题为 《致加里.斯奈德》的诗,以此来表达一个对中国充满深情,心仪东方文化的大诗人的敬意!而在诗人黄礼孩看来,他的写作、他的修行,他的生活方式已成为一种经典,东方世界缺一个给加里·斯奈德先生的奖项,所以诗歌与人·国际诗歌奖颁给这位已经91岁的诗人,无疑填补了这个空白。

                 ———胭脂茉莉于2021年初冬


关于“诗歌与人·国际诗歌奖”

是中国颇具影响力的民间诗歌奖,由广东籍诗人黄礼孩创立于2005年,前十三届获奖者包括叙利亚诗人阿多尼斯、德国诗人汉斯·马格努斯·恩岑斯贝格、波兰诗人亚当·扎加耶夫斯基、美国诗人丽塔·达夫、中国诗人西川以及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和德里克·沃尔科特等著名诗人。往届颁奖典礼均邀请获奖者现场受奖,今年受疫情影响改为线上举办。



加里.施耐德致黄礼孩先生的受奖词全文

感谢黄礼孩先生:

您给我的颁奖仪词富有魅力,让我受之有愧。文明古国的中国对我的作品有如此的肯定,对我一生的实践有这样深刻的理解,真是令人满足和欣慰。这个奖项会帮助我们说出一些更加深刻的真理,找到更多共同的语言,来帮助我们一起和谐的共存于当今这个复杂的世界。

因为我们同根同源,我们来自同一个大地。

我1930年生于旧金山。父母在西雅图买下城镇北部的一片采伐地——其实就是一座极其破败简陋的小木屋,只有一个房间。当时是大萧条中期,我父亲和几个人都找不到工作。他们得到一头奶牛,开始做牛奶生意。我学会骑自行车的时候,家里有了两头牛,我每天早上骑车去送瓶装牛奶。 后来我攒够了钱,买了50只罗得岛小红母鸡,在谷仓空地开了个鸡场,每天卖鸡蛋养家糊口。

我母亲曾是华盛顿州立大学学生,但没有完成学业。大萧条前,我父亲在轮船上做事。他们都是有思想的人,就是现在所说的社会主义者。

二战后,父亲被聘为顾问,帮助那些战争归来的士兵。母亲为一家报纸做新闻记者。我们搬到俄勒冈州的波特兰市。我姐姐和我高中毕了业。我被里德学院录取,获全额奖学金。里德学院以自由政治和学术严格著称。我主修人类学,研究西北太平洋本土文化,特别是海达文化。还有欧美地区的历史。我白天上学,晚上在一家报纸做体力活,还当过伐木工和木工,维持生计。同时开始攀登该地区有名的冰峰。我学习中国文学语言和经典,如《大学》。我对佛教思想格外感兴趣,包括早期印度和西藏佛教。中国禅宗教义是特别激发思索的文本,比如《六祖坛经》。有数百部经典著作供我们研究。我还阅读了很多中国卓越诗人的翻译作品, 在伯克利大学我也尝试翻译过一些。在那儿我遇到艾伦·金斯堡,杰克·凯鲁亚克和其他垮掉派作家,我们互相激发能量。

从森林深处,沙漠,临海地层还有沼泽地,我学会了生活和学习,学会观察农场和城市里的自然。

这种对远东文化的兴趣,还有我一年的现代日本语和中国文学课,让我受邀赴日本学习,长期居住在在仁济寺,成为挂名僧人。我认识了一些无家可归的日本诗人和艺术家,他们带我进入东京市精彩而绝望的生活,日本的阿尔卑斯山,冲绳的一座小岛, 靠潜水和打鱼为生。我和杰出的日本诗人坂崎南澳相处,学到了很多,他教会我如何在城市和远山之间同存。我在那里娶了一个日本女人,生下两个儿子。经过十六年太平洋彼岸的生活,我决定回到美国西岸。

这就是我的生活:森林,环保工作与禅宗研究实践的结合,加上诗歌、生态政治和教育。在加州塞拉山脉里,我们得到一片废弃的旧金矿山地。利用当地的资源,我们建造了一座带柴棚的房子,还有车房谷仓。极少的原料是买来的,城镇离我们二十五英里。我们山里的朋友帮了大忙,我们后来也帮他们干农场上的活儿。我们每天早上在黑暗中打坐,参禅。

我的诗,讲座和论文是我生命的部分,来自我的工作,我的双手,我的家人,我的社会社团,我的东方哲学研究和实践,我翻译里的中国文化。这些都是相互联系,不可分割的,就像枝叶与树木,河流与山脉,生命与大地,诗歌与人。

现在孩子们都长大了,开拓了自己的生活。我所在的生态系统和社区尽管贫穷,却很有生机,很独立。我出版了20多本散文和诗歌集,我去学校和团体讲述我对自然的看法,培养后代.

我们的行为、饮食、话语、写作和翻译,决定我们是谁,为什么活着,怎么活着。我们是自然,这个简单的事实经常被遗忘,忽略, 压制。当我们的世界越来越工业化,诗歌让我们清醒,让我们尊重荒野,尊重简单而优雅的生活。

简单而优雅地活着,听起来容易,但需要勇气,自律和坚持。

诗可以帮助我们, 因为诗的本质就是简单和优雅。它以最简单最优雅的方式,组合生命。

您的“诗歌与人奖”为诗、人和地球编织网络。我很荣幸能成为这美好世界的一分子。

谢谢!

加里·施耐德

2021年6月1日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