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茉莉简评旅德诗人穆紫荊短诗中对艺术的思考兼答一位读者
2022-04-09 17:28:46
  • 0
  • 0
  • 24


胭脂茉莉,女,作家、诗人
【胭脂茉莉简介】
胭脂茉莉,中国女作家、诗人,江苏人,父母取名刘彦芹,年少习诗,评论及随笔见诸媒体及报刊,诗歌被选入海内外多种选本及刊物,主要代表作有现代禅诗系列,胭脂茉莉十四行诗,《真实的风景》系列等。著有《摊开画布的人》《这独一无二的人间》《胭脂茉莉十四行诗》合著《现代禅诗流派诗人十二家》等。曾获第二届莲花杯世界华文国学大赛铜奖、中国诗人微刊2018年名誉诗人、渤海风十佳女诗人、首届唐刚诗歌奖等奖项。对汉语十四行诗的突破创新,把古老禅融入现代汉语新诗的探索性写作。


一个读者在2022年3月28日发出的提问截图


2022年3月28日来自一个读者的提问

女作家诗人胭脂茉莉老师,我一直是您的忠实读者,您认为诗歌是一种艺术吗?另请说说您对当今艺术的思考?
我一直是女作家诗人胭脂茉莉老师的读者,知道老师也是一个评论家,很想了解一下老师对当今艺术的理解和思考,但愿没有打扰到老师平静的工作和生活,谢谢!

胭脂茉莉答读者君

首先感谢这位读者在生活的忙忙碌碌中,还能停下脚步来思考艺术这一严肃的问题,比起大多数人在忙碌的工作闲暇之余,把自己的双手和大脑都交给了麻将桌的人,我更欣赏在忙碌中停下脚步提出这个问题的读者君,当然,我这样说,也并不是说我讨厌把生命浪费在麻将桌和牌桌上的人,因为生活方式毕竟有很多种,在牌桌上也是一种生活方式。

我至今不会打牌打麻将,所以很多时候,特别是闲暇之余,在朋友们眼里我是最无趣的一个人,朋友们说在当今社会不会打牌打麻将的人就是半个残疾,这话虽然有点夸张,有点言重,也从侧面说明当今打麻将打牌在国人业余生活中的重要性,很多重要的事情,都是在牌桌上谈妥的,很多重要的话都是牌桌上说的,可见,打牌打麻将不仅是消遣娱乐,也逐渐成为现代社会国人社交的一种方法。

可悲的不是如今大多数国人把打牌当成了第二人生,可悲的是大多数国人已经失去了能够坐下来独自面对自己,独自思考的能力,就以这次疫情隔离为例,我浏览一下平时麻将桌上最活跃的那些朋友的朋友圈,每天除了弄吃的,就是起床,睡觉,起床,这些人除了会麻将,连捧起一本书的定力都没有,家里那些豪华的书橱,只不过是附庸风雅的摆设。当然,这只是我随意看到的,其实现在大多数国人的生活都是如此,年轻时忙于工作,忙于奋斗,业余时间和几个狐朋狗友放松一下打打牌,到退休后,麻将就从第二职业转成第一职业了,直到人生走入终点.......很多人的人生就是这么过来的。

一个真正文明的社会不应该是这样的,真正的人生也不应该是这样的,如果一个国家的整体意识形态,都认为打牌打麻将是一种正确的人生,而那个捧着书独自思考的人却被嘲笑,那肯定有一方病了,而且病得不轻,作为我们之中还能保持清醒的每一个现代人,应该直面这个问题,而不是最终被那些牌桌上的人同化,而失去了原本的自己。

可悲的不是对那个和他们不一样的在角落里捧着一本书独自思考的人的嘲笑,可悲的是没有人意识到恰恰是嘲笑这个意识形态的愚蠢,而自己却不自知。至此,我说了这么多关于牌桌上的人和角落里那个捧着书思考的人,为什么我说了这么多,其实,也是回答这个问题的一部分,有心的读者可能早就发现了牌桌上的人和角落里那个捧着书思考的人,早已从现实上升到意识形态问题的探讨了。而艺术恰是一种社会意识形态,是用形象来反映现实但比现实有典型性的社会意识形态,确切地说是一种审美活动。一个在庸常的生活中,思考艺术的人,无疑,就是角落里那捧着书思考的人,那个保持人之为人清醒意识的人。一个没有被庸常同化的人,是幸福的,无疑,能够发出这样提问的读者,是幸福的!

再回到这个读者的提问,这个读者第一个问题是“您认为诗歌是一种艺术吗?”要想知道诗歌是不是艺术,首先要理解什么是艺术?关于什么是艺术,我已经做了说明,而文学是一种语言艺术,属于艺术中的艺术,众所周知,诗歌是语言艺术的顶峰,那毫无疑问诗歌肯定是一种艺术了!在习惯上,画家,音乐家、设计师等我们生活中都统称为艺术家,所以通常人们对于绘画,音乐,建筑等,很容易理解它们是一种艺术,而搞文学的作家和诗人却被统称为文学家,这也是生活中有人对诗歌是不是艺术产生疑问的原因吧?

对于这个读者的第二个提问,“请说说您对当今艺术的思考?”在上面的字里行间算回答了一半,但是还是不完整,如果有具体事例回答就更清楚一点,所以我附上这篇对旅德诗人穆紫荊短诗《画虎》的简评。这个简评也暗含了我对当今艺术的思考!


——胭脂茉莉于2022年4月9日周六下午


简评旅德诗人穆紫荊短诗《画虎》中对艺术的思考

作者:胭脂茉莉


评论正文

从我国的古代典籍、传说与习俗中,可以发现,在漫长的中华文化演变中,虎,已经成为中国人的一种独有的文化符号和文化意象,自古以来不仅被中国人采用于各种艺术创作中,还引发无数文人墨客为其赋诗作画。

显然,在这首诗歌《画虎》里,画虎不仅仅是画画这一简单的艺术行为,也不仅仅是文化符号和文化意象,而是在诗歌的起承转合间呈现给我们关于艺术的思考,在诗人温和的诗行下流动着的是,对那些缺乏真诚,不甘于艺术创作过程中的寂寞,为了附庸文雅,为了快速出名,不惜用赝品,假话来掩人耳目的伪艺术的否定。

众所周知,无论是板桥画竹,悲鸿画马,还是八大山人水墨中的枯木寒鸦,还是莫奈笔下的睡莲……这些中外艺术大师,其实都是画自己的一颗心,画自己的一尊文人风骨。而诗歌《画虎》的作者是一位女性诗人,她在诗歌的起承转合之间流露出的对艺术的感染力和感悟力,真的有巾帼不让须眉之势。

诗人在诗中直接给读者诠释,画虎的关键在于你先要和老虎为朋,这样在画虎的过程中,才能投以专注之情,才会有画虎时,虎的能量在无限里充满温馨的那种笃定和从容。

特别在诗歌结尾中“笔墨勾画着竖横,神似里凝聚了我的真诚”,这一个“神似”,诗人恰如其分的告诉读者,真正的画者,画画的过程其实就是画魂,画一颗对待艺术的心,唯有把真诚,真实的灵魂融于作品之中,才能发现和呈现艺术的真谛。

《画虎》全诗在写作手法上简洁、自然,朴素,但是又不失细节描写,此外,作者的画家和诗人的双重身份,又让她很自然的把画画瞬间的感受,转化成独特的充满张力之美的诗意言说,引发读者对诗歌,对绘画,以至于对整个艺术的思考,正是这首诗最深邃的魅力所在。

-------胭脂茉莉于2022年3月23


《画虎》

作者:穆紫荆(德国)

虎不需要出声

自然之态便让全身的虎威苏醒

震慑众目的霎那有傲骨支撑

山风呼啸着狰狞

星辰为也为它点起明灯

画虎的关键在先与虎为朋

山自由地在脚下斜倾

日月是伴随出入的弟兄

皮毛始终柔软有型

力量却永远披靡着峥嵘

只要眼中没有纷争

耳边便也无戚戚之情

虎的能量在无限里充满温馨

笔墨勾画着竖横

神似里凝聚了我的真诚


【诗歌作者穆紫荆简介】

德国。欧洲新移民作家协会理事。德国复旦校友会理事。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欧洲华文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庐山陶渊明诗社副社长。欧洲华文诗歌会微信平台创始人。盐城师范大学特聘教授(2016-2020年)。《欧洲华文文学》年刊主编。著有散文集《又回伊甸》、短篇小说集《归梦湖边》、中短篇小说《情事》、诗集《趟过如火的河流》、精选集《黄昏香起牵挂来》及长篇小说《活在纳粹之后》(又名《战后》)、评论集《香在手》第一卷影视评论和第二卷文学评论。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