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茉莉:中国诗歌死了吗?
2016-12-27 10:22:55
  • 0
  • 2
  • 74


胭脂茉莉:中国诗歌死了吗?

中国自古以来就是一个诗的国度,说起中国的诗歌,大多数人认为最辉煌的还是在古代。那曾经的诗经、楚辞、汉乐府、唐诗、宋词、元散曲……让每一个华夏子孙说起来无不为之骄傲。现在我们不妨来研究一下汉字“诗”这个字,拆开就是“言”和“寺”,这里的“寺”不仅仅是“寺庙”,一定还含有宗教和庙堂的意思,也就是说,中国的诗歌自古以来的精神源头,一直载着“道”的。

而在日历翻到新诗百年的今天,也是一个消费主义泛滥的时代的今天。在被伪繁荣的快餐文化所奴役的诗歌舞台中央,似乎一夜间就冒出:以拼贴套改诗歌成名的明星,贴着标签的脑瘫诗人,美女诗人,农民诗人,草根诗人等等……还有一部分诗人们不是沦为旁观者,就是退到一个缺席者的位置。“诗人”的称号已逐渐不是一件让人光荣的事情了。因此很多业内人士包括一些诗人在内对于现在的新诗很失望,有人甚至发出呼声,中国的诗歌精神已死,或者干脆说中国的诗歌已死。

在这样的意识形态做主导的时代;在这样的大众津津乐道地消费着贴着标签的诗人们的时代;在大大小小的“著名”的诗人们用行为艺术吸引眼球的时代……中国诗歌,其实不仅仅是诗歌,有关文学的各个领域都面临着回避现实矛盾的现象,也或者是作家或者诗人们没有能力对当下现实作出准确的表达。诗歌文以载道的功能,貌似被消解。

但是,如果因为这个时代,仅仅因为这个消费主义的时代,我们就大呼诗歌已死,我是绝对不会赞同的。诗歌是否已死,和时代的虚无肥胖没有任何关系。试想,如果有一天大自然能扼杀那清晨的鸟鸣,夏日昆虫在草叶间的低语,或许那时诗歌也会跟着消亡。

我们的一部分诗人们,虽然退到一个缺席者的位置,但是这种缺席,并不是软弱,而是一种不同流合污的更深的抵抗,他们如同婉转的鸟鸣散落在民间的各个角落;另有一部分诗人他们手握良知之剑,胸怀悲悯之光,并且用自己的方式有力直接的对现实发出批判,对真善美发出颂扬,虽然这部分诗人为数很少的数量,让我们感到悲伤……

还得补充一点,仅仅停留在研究新诗“怎样写”的问题;仅仅停留在诗的押韵和格律上,就大呼新诗已死的人,不在这个讨论的范畴,因为这些人还没有真正明白什么是诗。

那么,到底什么是诗,我们又到哪里去寻找诗?

在这里,我不得不引用的我的诗笔记里的一段话:它是针尖上的舞蹈;琴弦上的歌唱;浓荫里的鸟鸣;它是海水风干后礁石上留言下的盐;是干净的雪地上一串麋鹿的足迹;它既是是爱神脉脉含情的眼眸;也是花神留在人间的最后一滴泪;它是真,是善,是美,更是你眼中的良知......如果,这些都是诗,诗人就是那只呈现的手……

最后我想说的是,其实,诗歌这人之为人的最后所在,它藏在一个人,一群人,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血液里,再进一步说,只要有人存在,它就不会消亡,不会死去。每一个时代,都会有每一个时代的诗歌,属于每一个时代的优秀诗人。今人之所以回望古诗,那是因为经过了几百年几千年大浪淘沙,而沉淀下来的诗篇,只是,我们这个时代,还没有拂去表面的泡沫,看那些沉淀下来的部分,仅此而已!

 

 

 

 应博客中国发起讨论 “诗歌真的死了吗?”

胭脂茉莉草于2016-12-27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